<button id="d7ssb"><object id="d7ssb"></object></button>
      1. <button id="d7ssb"><object id="d7ssb"></object></button>

        <dd id="d7ssb"></dd>

      2. 您好!歡迎來到煤礦安全網!

        禽獸!大同礦務局一廚師奸殺多名少女 用胸罩吊尸體

        作者:煤礦安全網 2016-04-19 來源:zgmkaq

        在看守所的犯罪嫌疑人孫本偉。

        對26歲的孫本偉來說,生活最大的意義是在炒出一道菜時,客人交口稱贊。作為廚師的他,除此之外感覺生活乏味:“咋活不是個活,咋死不是個死!”

        4年前,入室奸殺15歲少女,一直沒有被捉,令他色膽大增。今年“心上煩”,他再次作案,又殺害了兩人。最后一名受害人,被他用胸罩吊在灌木叢中,整整半個月,直到破案。

        他平日里不多吭氣,只是埋頭干活兒,是大同礦區頗具知名度的大廚,周圍人說他“人皮實,耐受”;他本人卻極厭惡這樣的形象,自小相信拳頭,崇尚暴力。

        辦案多年的老民警感嘆:“這家伙太沒人性!”

        “劈死人我拿命抵!”

        “色狼,在里面惹事沒?”大同公安云泉分局刑警王曉東隔著鐵柵欄,順手遞過去一根煙。“色狼”是孫本偉自小的綽號。10月28日,大同市礦區看守所審訊室內,身著囚衣的孫本偉迅速起立,回答:“天天背所規,表現好著呢。”回答完畢,接過煙,同時,目光飛快地掃了過來,陰森、寒冷。

        他長著國字臉,單眼皮,面龐黝黑,身體壯碩,膀大腰圓,面無表情。對記者提問,有問必答。

        孫本偉家住大同云岡礦。這是個典型的貧困家庭樣本:兄弟四人,母親沒有工作,生活全靠父親一人下井當礦工。

        孫本偉行三,學習成績極差,就喜歡打架。稍大,“一激動就拿刀”。在學校,三四個男生打不過他,打架方式,依他的心情而定:心情好就動拳頭,不好就拿刀劈人。

        初二那年,因與同學口角,令他很生氣。奔回教室,從書包里抽出菜刀追來,揮刀就劈。“當時是冬天,穿得厚,不然他肯定得倒,哪能讓他過得去。”同學們死死攔著,才沒出大事。

        事后,老師問他,劈著同學可咋辦?他火往上躥,“劈死就劈死了,我拿命抵!”狂言出口,學校以最快的速度將他開除,不許他再邁進校門一步。

        離開學校,孫本偉在礦上跟著師傅學廚藝。出徒后,他直奔北京,又將自己的手藝提高一大截。一年后,再回到礦上,他已經是葷案全能大廚,手藝精湛,被各大飯店搶來搶去,工資一漲再漲。

        孫本偉22歲時。3月14日晚深夜,他收工后回家。經過云岡礦家屬樓時,拐進樓內廁所解手。這時,他看到一個身材高挑的“十八九歲的漂亮女子”。

        她拎著桶倒臟水,孫本偉尾隨身后,發現她一人獨居。“睡了她的念頭一下子就冒了出來”。為了安全,他爬到窗外,監視著屋內。兩小時后,那女子熄燈睡下。孫本偉卸下一塊玻璃鉆了進去。

        那女子被孫本偉推醒后,本能地尖叫不止,被死死地捂住嘴。她仍然激烈掙扎,摔下床去。“她越反抗,大叫,我就越興奮。”孫本偉雙手緊緊地掐著她的脖子,與此同時,強奸了她。

        四五分鐘后,始終激烈反抗的女子不動了,口鼻流血而亡。孫本偉不慌不忙地打開燈,將家翻騰了一遍,發現并沒有什么可偷的東西。于是拿了一個影碟機,第二天換成兩盒煙。

        “頭幾天挺害怕,最多三天后,我就無所謂了。”

        接下來,孫本偉每天看著警察進進出出,警笛大作,心情反而特別好。

        孫本偉表達艱澀,前言不搭后語,邊講邊致歉,令人哭笑不得:“我想得比這復雜,可是講不出來。”

        直到被捕,他才知道,那女子年僅15歲。

        “留下活口就不甘心”

        以后的日子,孫本偉依然過著忙碌的生活,“天天硬硬地受,早出晚歸,我也沒時間想這些事情。”不久,他有了女朋友,在性需求方面得到了滿足??梢哉f,繁忙的工作,約束著孫本偉。

        今年五月,他的生活軌跡發生變化。同煤集團為工殘職工子女解決就業,要求愿意到礦上上班的,接受崗前培訓,而且必須全天候在校。

        孫父工殘后,長子承接父業上班。孫家其他三子,均四處打工,沒有穩定的工作。面對從天而降的好機會,孫父強迫三個兒子統統參加培訓,捧上一個鐵飯碗。

        熱愛廚藝的孫本偉突然放棄工作,令他心煩意亂,想讓“刺激的事情”發生。

        7月10日凌晨,孫本偉制造了新的命案。深夜,他酒后微醉,蹓跶到同煤集團公司三醫院。他在醫院食堂當過廚師,對這里地形非常熟悉。走幾步,從醫院食堂來到單身公寓,踩著一樓護窗鐵欄桿爬到二樓水房,鉆進去;上三樓,再從三樓水房爬出,手扶腳蹬,孫本偉將自己掛在樓房外墻面上。沿著墻慢慢移動,對每個房間進行窺視。

        行至311室時,見房內無人,翻窗戶進入。細看,高低床上鋪睡著年輕的小李。

        小李是醫院護士,學校剛畢業,來院上班不足20天,311室是小李的單身宿舍,當晚是她第二次在這里住宿。

        孫本偉推了她一下,她醒后,拼命呼救。孫撲上去捂住她的嘴,按住她不能動彈。這時,聽到動靜的人們出來,挨門逐戶地敲門問平安。“敲過來時,你害怕嗎?”“我當然怕了,我捂著她,她動不了,也出不了聲。那人敲了一會兒就走了。那女的找死,我和她說好了松手后,她不叫,可我一松手,她又大叫。”聽到叫聲,孫本偉異常興奮。像四年前一樣,雙手掐著脖子,開始強奸。

        小李被掐得大小便失禁,痛苦萬分地死去。孫本偉怕她沒死,將枕頭壓在她臉上,又將被子蓋上去,拿了手機,原路返回。

        孫本偉艱難地回想著現場細節,卻對掐脖子致死的時間記得分外清楚,“肯定是三四分鐘。”他分析,自己對男女之事不是十分癡迷。事后回想,“令我著迷的,是殺人的感覺,很快樂。”就像辦了一件大事情,很輕松。“你強奸她們,為什么非將她們置于死地?”“一個也是殺,兩個還是殺,我想自己已經形成一種習慣了,見了就得弄死,留下活口就不甘心。”“要做,就做得灰塌塌的!”操著一口濃郁的大同方言,孫本偉坐在欄桿里面,始終平靜地述說著。

        警方設計成功抓捕

        7月10日中午,人們發現小李的尸體。大同市公安局云泉分局主管刑偵的副局長任建平帶隊,展開現場偵查。調來大吊車,從樓外勘察罪犯行走路線。最后,警方確定,罪犯就是礦區人,遂將偵查范圍主要定在云岡礦。

        根據DNA檢測結果,本案與四年前的案件,確定一人所為,警方并案偵破。嫌疑人確定工作從現場遺留物與指紋開始,整個礦區,被罩在一張大網之下。“兩個女子都是偶然居住在被害房間。案件被老百姓傳得詭異,礦區人心惶惶。”那段日子,云泉分局刑警大隊長張悍東說,刑警們壓力大得很,每天埋頭在千余名排查對象、上萬組DNA數據中,大家沿著案發現場的十余條線索分路追擊。。

        一切的突破仍與此次為工殘子女提供就業崗位有關。“培訓之初,礦上就為所有參加人員采集了血樣。”9月底,刑警查到這里。在近千份血液檔案中比對,10月15日,孫本偉的血樣DNA被測定與犯罪現場的一致。抓一人能破兩案!刑警的興奮點到來了。任建平與全體刑警在辦公室熬了通宵,確定了抓捕方案。孫家、學校以及沿途,全部設埋伏。

        10月16日中午,同煤集團勞資部門接到命令,前往培訓學校為工殘子女確認身份,為他們準備上崗做準備。“這是我們安排的,勞資部奉命行事,完全不知內情。”張悍東將全部警力,撒在孫家、沿途與學校。

        當日中午12時,向來很少到學校聽課的孫本偉接到電話通知:速到學校,勞資部門核實身份。12時15分,他剛踏進教室,就被刑警請到單間,戴上了手銬、腳鐐。

        兩起案件同時告破。消息立即傳遍整個礦區。刑警帶著孫本偉,到第一起案發地對案時,受害人的姥姥激動得直挺挺跪在任建平副局長面前,涕淚橫流地道謝。

        落網后,孫本偉交待得很痛快。出乎意料地還交待出他的第三起案件。原來,兩次得逞,孫自認手段高明,更加瘋狂地尋找機會。

        8月29日,他騎著摩托車去左云縣看朋友。下午4時,返回途中,下起了小雨,在左云縣段村路口聽到有人呼喊,停下來看到路邊小樹林有個避雨的年輕女子。急著趕路的女子請孫本偉載她一段路,沒想到,將自己推入萬劫不復之地。

        在不遠處人跡罕至的林場,孫本偉兩次強奸了她,將其掐死后,怕她醒過來,用胸罩將她吊在一簇灌木叢中。“這家伙太沒人性,”指認現場時,老民警張悍東最接受不了孫本偉的冷酷,“他手一指,說了聲就在那里。我們過去一看,那姑娘還在那里吊著呢,尸體已經腐敗,快風干了。”“偶然殺人在很大程度上是周圍環境的結果,而連環殺人,則更傾向于行為人的無道德感。”任建平這樣分析孫本偉:冷酷、頭腦簡單、生活沒有希望,無是非觀、無道德感,極度自卑造就了他的格外殘忍。

        “感覺自己就是魔鬼”

        按孫本偉的說法,今年,他碰上了一件棘手的大事情。

        夏天,他介紹朋友去另一朋友礦上看煤場。沒幾天,煤場里丟了不少大型機械,他的朋友恰巧也辭工不干,招呼也沒打就離開了。煤場認定是里應外合,被陷害了,每天逼著向孫本偉要東西。再找另一方,信誓旦旦稱肯定沒有拿。“我兩頭擺不平,就在家窩著。工傷的父親一看到我在家坐著就罵,一出門朋友就追債??砂盐衣闊┧懒?。”

        無處發泄,孫本偉就在礦上轉悠。“7·10”案發時,孫本偉才知道自己想干什么——殺人!“殺完人后,我就心情好,我啥也不想,一種特別輕松的感覺。”孫本偉一次次地強調著輕松二字,像個始終無法正常呼吸的人,終于能長長吐出一口氣似的。“殺人的想法一出來,我感覺自己就是魔鬼,平時,我控制自己,讓自己有禮貌,不與人爭吵,地震時我還捐款了呢。”

        采訪即將結束時,孫本偉的談興仍濃。“其實,學校一遍遍地打電話催我去學校時,我就感覺到不妙。”此言一出,即被王曉東不齒:“色狼,你別吹,你知道我們等你,還敢去。你咋不直接到局里自首?”“我不是還心存僥幸嘛,想著不一定是你們。”他說,自己邊往學校走,邊琢磨,逃亡過的是啥日子?咱做也做了,早早辦完就算了。“我以為民警認定是我干的,直接就槍崩我了,沒想到還有這么多事情呢,審訊就沒完沒了。”“后面還有檢察院,還得上法院,程序多著呢,”記者提醒他,“至少得在里面背誦大半年所規,才能有結果。”

        得知這樣的消息,孫本偉一愣,旋即又向王曉東要了一根煙。猛吸幾口說:“我總在想,人活著,咋活也沒意思。你說就是那些有錢人,出街一站,保不準被車撞死。咋死也是個死,咋活也沒意思啊……”“如果再讓你活一次,你還會殘害這三個女子嗎?”

        抬頭看過來,孫本偉很明顯地動了一下腦子回答:“這個我還沒有想過呢。”

        (文章源于網絡,如有侵權請盡快告知)

        煤礦安全網(http://www.oddwit.com)

        備案號:蘇ICP備12034812號-2

        公安備案號:32031102000832

        Powered By 煤礦安全生產網 徐州網狐網絡科技有限公司

        使用手機軟件掃描微信二維碼

        關注我們可獲取更多熱點資訊

        感謝網狐天下友情技術支持

        国产亚洲综合欧美视频_亚洲 校园 春色.自拍_亚洲美女香蕉视频在线_超碰亚洲人妻无码在线